​治療肺癌的策略

LC07.png
肺癌分期

在 2015年國際肺癌研究協會 ( IASLC) 為肺癌宣告 “第八版肺癌的TNM分期” (最新版)。獲得UICC & AJCC接受,第 8 版分期改進原有第七版TNM分期,影響現有的治療算法 ,並從 2017年1月1日就開始生效,台灣與美國是在2018年1月1日才就開始生效。

LC23.png
治療早期NSCLC

肺癌早期症狀不明顯,確診時多已是無法手術的3、4期。 胸部X光很難找到1公分以下的肺部腫瘤,低劑量電腦斷層比較有機會找到早期病變。

SCLC01.png
治療早期SCLC

如果腫瘤局限於一側胸腔且能被納入一個放射治療野即為局限期(LD),約佔30%-40%。治療後,局限期患者的MST約為15個月-20個月,SCLC對化療和放療比較敏感。

NSCLC02.png
治療局部晚期NSCLC

I治療局部晚期NSCLC

NSCLC03.png
治療晚期NSCLC

治療晚期NSCLC

SCLC02.png
治療晚期SCLC

如果腫瘤超出局限期的範圍即為廣散期(, ED)。多數小細胞肺癌發生在大的氣道(主支氣管和次級支氣管)。病程中癌組織生長迅速,發生擴散早,60-70%的患者就診時已有廣泛侵犯的情形。

LC28.png
化學治療

針對不同的基因突變型,評估化療的效果:同一個基因突變型,相同的化療,不同療效(無疾病存活率)。三陰性肺癌 使用相同的化療,有不同療效。40~50%晚期肺癌病人大約都有接受過化學治療。

LC27.png
標靶治療

標靶藥物大多是以小分子化合物或單株抗體的形式,針對癌細胞的特定基因,專一性的破壞或阻斷癌細胞的增生、分化、凋亡、轉移以及與血管生成有關的訊息傳導路徑,進而抑制腫瘤細胞的成長。不同於化療,標靶藥物不會一併毀滅正常細胞,也較無化療的噁心、嘔吐、掉髮、骨髓抑制、白血球下降等副作用,大多數患者較能接受。

LC30.png
免疫治療

癌細胞是由正常細胞發展而來,癌細胞的表面常帶有一些突變的蛋白質,這些突變的蛋白質就好像身分證一樣,讓免疫系統能夠在檢查哨依據這些突變蛋白質,辨識出癌細胞是外來物並進行攻擊。但聰明的癌細胞卻利用檢查哨中的剎車機制,用大量的抑制訊號強迫免疫細胞剎車,藉此逃避免疫細胞的攻擊。

LC35.png
肺癌轉移到腦骨肝等

通過SEER數據庫,最初診斷IV期肺癌時器官轉移比率分別為,骨轉移15,687(39%),腦轉移11,048(27.5%),肝轉移6,643(16.5%)和肺轉移12,760(31.7%)。在有遠處轉移的患者中,肝轉移患者的生存率最差,而有肺轉移的患者生存率最高。 因此,在製定治療策略時應考慮到這種差異。

Brain2.png
​腦(膜)脊髓轉移

在台灣,最常產生腦部轉移的癌症是肺癌、乳癌和腸胃道癌症,但其實幾乎任何的癌症最終都可能轉移到腦部。所謂惡性腫瘤腦部轉移是指一群癌細胞由癌症的原發部位經由血液循環到達腦部破壞了腦部血管障蔽後,寄居在腦組織中間的腫瘤細胞。肺癌腦部的轉移是常見的併症,發生率約 30~40%。

Bone3.png
骨頭轉移

肺癌長年穩居十大致死癌症之冠,致死率高居不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其病程發展快速,最快6個月就可能同時發生癌症骨轉移及其他遠端轉又劇烈。許多肺癌癌友常忽視骨轉移病兆而延誤治療,進而導致病理性骨折、脊椎壓迫等骨骼併發症產生,一旦癌友因癱瘓而臥病在床,存活期往往會因而大受影響。

​診斷肺癌

從醫師向病患詢問病史,理學檢查開始,要求做進一步的影像學檢查以及侵入性的組織病理診斷,配合第8版的肺癌分期。

治療肺癌

根據肺癌的分類(NSCLC, SCLC),早晚期, 體能狀態, 和組織或液態基因分生檢測等,進行個人化治療,然後定期影像檢查和基因檢測來監控療效。

​衛教關懷

多年的臨床經驗,深深感受到病友及家屬的無助與調適上的困境,提供經驗分享、資源的交流及諮詢服務,真正落實『以病人為中心』的想法。